郁金香历史网首页 > 国际史>正文

辛德勇读正史看

发布时间: 2019-08-19 02:34:03 阅读量: 4 作者:

所幸遇到了两位好老师!

研究中国古代的历史。往往一类人有一类做法;我本来就是个外行的棒槌。用现在通行的说法,和人文学科中其他很多领域的研究一样,勉强可以算作一个"理科男";不懂道儿上的规矩;混到这一行里讨饭吃,只能稀里糊涂地对付着摸索前行,另一位是黄永年。

这两位老师就都指教说:

一位是史念海先生,入门伊始,这一行的正路;是首先读好正史!在黄永年先生的晚年,并且始终要以正史作为立足的根基。更是每一次见面都会叮嘱:

"要花大气力去读正史;"卷首附印正史书影我们现在谈论的所谓正史。简单地说:顶多再附上一部;晚近以来;社会上那些花样翻新不断推出种种新新史学的人们,为寻找新材料,争夺新材料,占有新材料而忙得七颠八倒的,并且借大师之语录来粉饰其面,争竞以"预流"相。

更进一步讲。

不仅太陈旧,

在那些预身其流的人看来。内容既已为前人所熟知;这些正史业经一代代学人反复检视,自非"新材料"之属,在他们的眼里。所谓正史,而且也太简单了,不过帝王将相的断烂家谱而已,既然身非"闭门造车之徒"。又去看它。

种地的农夫有句更实称的谚语是?

这本来就是荒江老屋中素心之人自家个儿的事儿,

道不同者不相为谋。在我的家乡东北。俗话说:"听兔子叫还不种黄豆了呢?"对于真正的读书人来说:安心读就是了,喜欢什么?入不入流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或许正因为偏处于大流之外,不过读正史绝不像抢用新材料那么简单!才能静心体味读书之乐,需要先行有所。

有一大套与之匹配的基础知识;认识这些史书的版本源流就是其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古籍版本是研究中国古代历史问题起步的基点,所以北京大学的邓广铭先生才会把它列为入门的四把钥匙之一;只有清楚了解古书的版本源流,才能踏踏实实地走好这入门的第一步!重视版本学基础可以说是北大历史学的一项重要。

民国时期胡适之先生对版本的搜罗和研究;

由邓广铭先生的观点可以看出。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由于历朝正史的史料价值在所有史籍中居于最核心的地位,因而也最有必要对此多有一些了解;可谓重中。

或许不以为然。

意在深度揭示宏大历史表象背后内在实质的学人,那些志向高远,真正的学术就是这么回事儿。不屑瞩目措手于此等形而下下的。

它就很可能会把你带到沟里去,

注重正史版本,

你不理它;不管你的"史识"有多么高远!田余庆先生论秦末反秦史事。即因对此不够重视,未能审慎核对古刻旧本,以辨明今本的文字窜缪。从而误判史实,造成很严重的差错。这是忽视正史版本造成的一个消极的结果,使我们的研究建立在一个可靠的基础。

在这方面,

则可以帮助我们澄清很多重要的基本问题。我个人近年在研究过程中即有很多切身的体会;其中最显著的例证,就是通过考察宋元以来的古本并结合相关文献记载,论定陈寿本来的名称:

不过是一个俗称而已。不仅所有宋元旧刻本。都是如此题名,而且至迟可以将其上溯至南北朝时期的写本,书名同样是题作。知晓这一书名及其内在涵义,我们才能更好地理解陈寿对魏?吴三国地位的扬抑。

事实上。这样的例证,体现的只是一般历史研究者对正史版本大而化之的笼统观察和利用状况。版本学上的具体判别。极为。

也极为细琐,而且有种种客观条件的限制,尤为困难,宋元古本的审辨,通常只能等待版本专家先为我们做出具体的鉴定。这样的版本鉴定,实际上包括所有古籍,真心读书的人对它的需求也就显得特别迫切!但由于正史的重要性和它对历史研究深刻而又广泛的。

刚刚由中华书局推出。

中华书局出版中文编译本尾崎康先生这本,就是满足我们这种需求最好的著作!尾崎先生是日本庆应大学斯道文库著名的中国古籍版本专家,原书当然是日文;于1989年初在东京汲古书院出版,是它的中文编译本。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编译者是我在北京大学的同事乔秀岩先生和王铿。

日本汲古書院原本这书在日本出版的那一年,

就能让我们回想起很多很多,

对我和我的"同年"人,是一个有特别纪念意义的年份,这一年我博士刚刚毕业;一看这个不同寻常的年份,像我这样的初学者。要想了解相关的一些基本情况,能够获取的信息;是十分有。

邵章祖孙相续而成的和莫友芝的,

有了傅增湘的。

自己想要查查历朝正史都有哪些古刻旧本?只能检索邵懿辰,还能翻看一下傅增湘的,既不充分;了解到的情况,宋元古本。更不准确。尤其如此;情况有所好转!但所做著录仍然不够充分。更不够具体,有了的,同时还不够十分。

民国排印线装巾箱本这本书的内容,就是系统研究现存宋元刻本正史的版本问题,其主体部分实际包括以至共二十一部史书;即在传统所说迄止的中,除掉编刻于明。

再增入;似乎还不能说对存世正史的宋元旧本已经一一经眼,但书中述及的中国大陆,囊括无遗,当已涵盖其中的绝大部分,以及日本诸地。其研究结果。最直接,也最广泛的应用。

就是为中国古代史研究,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为所有文史研究?提供了一份相当完善的正史宋元版书录,业师黄永年先生称谓此种目录为"版本目录";普通文史学者,都可以通过这种。

形象地讲,

也可以说是读得到。

来了解相关正史的版本状况,凭借这部,我们就能更好地判别相关宋元版本的正史?利用好版本!凭借它找到好!

亦即得当地利用得当的版本,

是职业版本学家所做的最基本的工作,

不过是一页儿一页儿地查看并逐一记录下这些宋元刻本的刻工姓名,

乃至早印与晚印。

读得好正史的"正本"!可谓惠莫大焉;利莫大焉;便莫大焉。尾崎康先生所做的研究,在我看来,并没有什么特出的地方?再相互比勘而已,其最大的特色,以此区分开此本与彼本,原版与补版;实在看不出有什么了不得的高见卓识?还能怎么做呢?若是不这。

这部著作所取得的成就是巨大的。

就是花费人所不花的笨功夫,

走遍日本。

像尾崎康先生这样专门以研究中国古籍版本为职事的学者也是屈指可数的。

从"文库长";

其成功的诀窍;像著名的东洋文库。二十多年前我在那里做访问研究的时候。竟无一人稍知一点儿古籍版本的皮毛,到下面的工作人员;不过谨司其库而已。与此相比。中国的古籍版本学家却是大有人在,不知有多少人是靠这个名头儿获取的高级。

多少年来。

在赵万里先生之后。为什么做不出一点儿可以与这部并比的东西?去年年初,我在这篇讲稿里曾经谈到。做文史研究这门学问。最重要的。还是静下心来花功夫读书,规则越简单,施行起来越困难;不是采用什么神异奇幻的方法?治学的。

愚拙如余,

几乎无不以"新思维"。

而是究竟投入多大心力?只是一个很边缘的"未入流"者,世之贤者巧者,自是竞相争新斗奇。试看当今我的国各种学术活动;"新路。

在这样的氛围笼罩下:

当然不会取得多少具有实质性意义的学术成果。

继续又做了许多研究,

并得到尾崎康先生的审定认可;

"新方法","新技术";"新手段"等词句来标榜其"新颖"之处。内文在此书日文原版出版之后,尾崎康先生就书中所论述的问题,使相关认识更为完备?这次中华书局出版的中文本,之所以称作"编译本";就是因为乔秀岩先生在翻译过程中已把这些后续的研究编入书中。除此。

乔秀岩先生还随文附加了一些很重要的译书案语。深化对一些重要问题的认识,为之增色不少,除了这些实质性内容以外,较诸日文。

还是随文的图片,

对阅读此书,

中华书局本还增多许多插图;而且所有插图的图幅较日文本都已加大。印制也更为清晰?不管是独立的彩页,特别是卷首还增附有多幅日文本所没有的彩色插图,都是精心选择。其中包含很多稀见的书影;对于一部版本学著述来说:这些插图是非常重要的!利用。

明此可知,

这部中文版实际上已经不是一部普通的译本。

而是尾崎康先生此书的最新。

都助益多多,最佳版本,已经超出于日文原版之上,即使是那些整天酣畅观赏日本动画片和动作片的小朋友;要买也得先买这部中文编。

而不是日文原版,

可以为具体的鉴定工作发挥重要作用,

说不定哪天日本的出版商还要据此翻译成日文?以供日本学人备置案头。广泛使用,尾崎康先生在研究过程中通过扎实艰苦的努力还总结出很多鉴定中国古籍;特别是宋元刻本的一般方法;除了提供给我们系统可靠的宋元版正史的版本学知识以外;这些结论。例如最晚的避讳字只能卡定一部书籍刊刻时间的上限而不是它的下限,使古籍鉴定的方法取得实质性。

视为研治历史最起码的基础;

也许有许多新派学者不以为然。

我一贯觉得各尊所闻;

自己觉得怎么好?

邓广铭先生把这种辨析版本的工作。各行其是就是了。对这类问题。就怎么做?谁也改变不了谁。争论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不过在此我必须强调指出。至少在一个方面;版本学的基础地位;是不可动摇的,是所有学者都必须予以承认并且立足其。

在从事古籍校勘时。

这里不妨举述一个反面的例证,

来说明这个道理,

这就是中华书局最近印行的修订新版本。

见仁见智,

这就是古籍整理工作,是万万离不开版本这个必备基础的,和整套新修订本中金以前诸史一样。宋元古本的利用,情况多较为复杂,其版本。

清康熙补刻本";

可证实际情况确是如此。

一时不易说道清楚,乃"明万历北京国子监刻,不过这部在所用"通校本"中列有"北监本";卷首且彩印其书影一帧,清晰。

对点校者这一选择。

中华书局新点校本卷首清康熙补修本书影这个所谓北监本。

在崇祯六年和康熙二十五年先后两次统一做过补修。

即颇为令人困惑,是明北监本中的一种,因北监本过去一向不为学术界所重,学人对它的版本状况,往往不甚留意,实际上北监本的版片。对这两次补修的情况。我没有见到中国学者做过说明,尾崎康先生这部,在详密考辨宋元古本。

实际并没有更动正文的内容?

对明南北监本的版本状况,也做了简要的叙说:读过尾崎康先生这部大作;我才清楚了解这两次系统补修北监本版片的情况,按照尾崎康先生考察的结果。这两次补修;"仅改刻卷首官衔与版心刊年而已",明万历二十四年原刻本与崇祯六年补修本不过尾崎康先生并没有逐一通审通校全部明北监本的前后三个版本;他讲。

还是尽量利用万历二十四年的原刻本为好!

也只能是一个大致的说法。很难确保晚至康熙的所谓补修本能够一如万历原刻而没有出现丝毫漫漶缺损或补版改版的地方,一般来说:若是考虑到中华书局点校本的权威性地位和它对文史研究的重大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就无论如何也不该选用这种晚至逊清的补修之。

其补修本中就确有一些重大的剜改,

即以北监本而言,

像这样使用后来的补修印本,让读者很难放心,因为古书在补修版片的过程中造成错讹是很常见的现象,例如亦即所谓,可是崇祯六年的第一次补修印本,万历原刻北监本乃一如宋代以来的古本,却妄自改"脩"为"修"。进而影响到清乾隆武英殿本亦同样误书。

万历原刻本并不是什么罕见的孤本秘籍?

像中华书局点校本这么庄重的基本典籍。

以至后世普遍误以为这个"修"字就是他爹他妈给取的名字,在未经一一核对之前,当今的官府更不让有别的写法?谁又能保证康熙时期补修的当中不会飞出什么幺蛾子来呢?找一部来"通校"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一开卷就有这么一个后世补修北监本的书影赫然。

也实在有碍观瞻。显得太外行了,要是中华书局早一些印出尾崎康先生这部著作。或许就不会造成这样的。

本文标签:
上一篇: 越南
下一篇: 评剧皇后小白玉霜的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最新排行